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討論-第二千五百五十九章 失控的營地推薦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最近格兰杰营地来了很多人。
其中有一部分人比尔是认得的——像是国际巫师联合会的某几个委员,像是某几方国家的魔法部部长,像是胸前别有梅林爵士团勋章、在某方面定然贡献不俗的学者或是实干家,像是经常能在各大魔法报刊上瞧见、却未必人人都说得出其姓氏之前具体是什么名字的那几个老牌家族话事人……
总的来讲,起码就比尔所能分辨得出身份的这些巫师,在整个欧洲魔法界范围内名声都不小。
然而事实上,在今次来的这前前后后好几拨人当中,他不认识的其实要比他认识的那部分人还多得多。
更重要的是,其中还有不少麻瓜方面的人士。
其他的暂且不说吧!只是这,就让这处原本仅被用于就近监探对岸旧英国灾地、接纳转移幸存灾民、容留伤患、以及接手调配各方志愿者的这方小小前线营地,比建立以来任何时候都噪杂了许多。
是的,是“嘈杂”而非“热闹”……毕竟就这些人此次前来的理由,显见是无论如何也热闹不起来的了。
但这一切仿佛都与比尔没了关联。
……
“出去。”
听到帐篷入口传来一阵悉索脚步声,双眼微阖坐在书桌前的比尔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比尔……是我。”
芙蓉看着比尔那略显瘦削的背影,看着那道在这些繁忙而压抑的日子里都没有垮塌过半分、今时今日却竟有了些许弧度的脊梁,心疼之余却也同样面带无力。
而那边的比尔,听到是她,这才肩头一动稍稍回过身来。
city
“芙蓉。”
他望着在入口伫立的憔悴人儿,对方那打心底里泛起的倦意,却依旧无法掩盖其延续自媚娃血统的娇艳,反而愈发惹人怜惜。
只可惜,眼下的他实在是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份美丽。
“你怎么过来了?去陪着马克西姆夫人吧!你说过的,不论好坏,这件事里我们总得有人露面参与——这两天我想了想,你的确说得没错。别担心,我没事的。”
“嗯。”芙蓉点头轻应,而后停顿了一下才道,“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罗恩和金妮已经出发去接赫敏她们了。小天狼星虽然留在了这里,不过看样子,他应该不会再做什么了。”
就如芙蓉所言,在几天前小天狼星和罗恩、金妮二人一同回到营地里来的时候,是闹出过一些动静的。
当时马克西姆所邀请的一系列人物,已经有一拨率先抵达了营地,正在这里接受以马克西姆为首的一众联合会巫师招待。
他们三人自然很快就得知了马克西姆要做什么,且不提那会儿韦斯莱兄妹的具体想法,至少小天狼星的脾气那是众所周知的。什么广而告之的英雄葬礼,哪怕先忽略玛卡之死本身的一大堆问题,单是在这个时候举办什么葬礼,在他看来就是一件十分荒唐的事情。
于是在被告知的下一秒,小天狼星就当着中央营帐内一众前来观礼吊唁“贵客来宾”的面大声质问起了马克西姆夫人,问她到底想要在这个时候添什么乱。
然而,实际上小天狼星最终还是没能闹得起来——他被罗恩给强行拽走了。
那是在罗恩身上相当难得一见的严肃神情,连平时总对这个弟弟不客气的金妮也在事后表示,那会儿的罗恩有一股只偶尔在母亲韦斯莱夫人身上才能见到的“霸气”。
至于罗恩会那么做的理由,如今在比尔看来便是“成熟了”……他想通了马克西姆会想要举办葬礼的真正原因,而罗恩,似乎比他更早就意识到了。
虽然那原因之中始终有一部分会让他感到很不舒服,甚至难以接受。但在这个时候,去举办一场这样声势浩大的葬礼,在今日的局面之下也终归是有有好处的一面的。
“那就好。”比尔也随之点点头,接着难得露出了几分笑容道,“想不到,这一趟灾地之行,罗恩可比以往成熟了太多了……真是不容易。”
回想到这两天罗恩和自己闲聊时候的情景,虽说两人的交谈其实基本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涉及灾地那边的事情这个弟弟明显刻意避开了很多东西。但即便如此,比尔依旧是满足的,正是因为他反而借此感受到了弟弟的成长——还能有什么,会比一个哥哥看到自己原本总叫人操心的弟弟终于能够独当一面起来了更加美妙的事情了吗?
校園 言情 小說
只不过,就算是与赶赴危险之地归来的弟妹重逢的那份喜悦,也终究无法掩盖住当下马克西姆的行为所给他带来的深深疲倦。
营地内的运转他已经失去了掌控,这还只是小事;可在这场葬礼之后未来又将会走向何方,比尔已经有些看不清了,这才是大事。
“是啊!在这场灾难中成长起来的人,都不容易。”
芙蓉也颇有感触地附和了一句,心下不由再次响起了那此刻仍在中央营帐待客的马克西姆夫人,一时竟不知道该不该说夫人其实也是其中之一。
“总之,”她撇开心中所想,转而道,“赫敏也要过来了,她那么聪明,肯定会让这里的一切都走向正确的一方的。更何况,她与麦克莱恩先生……”
却不料,此时的比尔却是摇了摇头,脸上忽然多了一层阴霾。
“其实,从这两天我和罗恩的闲聊中,我发现了一些问题。”他眉头微微皱起,略有些迟疑地道,“这段时间在‘那边’,一定发生了点什么大事……而且,我想一定是和玛卡有关的。”
那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哪怕罗恩比起过去已然有了很大的变化,到底还是自己的弟弟。对于几乎可以说是看着对方长大的这个弟弟,比尔还是能从对方习惯性的神情态度当中敏锐地捕捉到一些东西的。
只是在几秒钟的凝重过后,比尔还是释颜一笑道:
“算了,罗恩已经长大了。何况你也说了,还有赫敏在,很多事其实也不需要我去多虑了。眼下,我们也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剩下的就交给那些更智慧、更有能力的人去担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