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仙草供應商笔趣-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 鎖天囚地推薦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仙草供应商
石樾虽然正式晋入了玄仙期,可刚渡过雷劫,目前还是很虚弱。
“你先调养一段时间,有玄仙傀儡和护岛大阵,我可以抵挡一段时间。”逍遥子的声音骤然响起。
“夫君,你先调养,我给你护法。”曲非烟开口说道。
石樾点点头,纵身飞到一座青色阁楼之中。
王妃太狂野:王爺,你敢娶我嗎 葉非夜
他心念一动,出现在玲珑宫,快步来到练功室,他将练功室的时间流速调整到百倍。
石樾盘膝坐下,取出一株淡金色的人参,这是一株十万年的金玉琅参。
情深入骨:隱婚總裁愛不起
光靠运功打坐,恢复很慢。
石樾打算服用十万年的仙药疗伤,这样快一些。
这也就是石樾,换了其他玄仙,且不说他们未必能够拿出十万年的仙药,就算拿得出,他们也舍不得。
这可是十万年的仙药,十分难得。
更重要的是,不是任何十万年的仙药都能生服疗伤,不同的仙药,效用不一样。
金玉琅参有壮大气血之效,通常用来炼制金琅丹,玄仙服用金琅丹疗伤,可以加快恢复速度。
石樾没有金琅丹的丹方,只能生服十万年的金玉琅参。
他很快吃掉了金玉琅参,腹部微微发热,时间一点点过去,石樾全身都发热,仿佛置身万年火山一般,额头上渗出一层细汗。
石樾连忙运功炼化药力,十万年金玉琅参的药力很强,没过多久,石樾的脸色涨得通红,皮肤变成了赤红色,仿佛被火烤一般,满头大汗。
他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身上传出一股酸臭味。
石樾感觉全身火辣辣的刺痛,仿佛要被点燃一般,紧接着是一阵难以忍受的奇痒。
若不是没有丹方,石樾也不会生服金玉琅参疗伤,这种方式太粗暴,并不可取。
石樾深吸了一口气,体表灵光大放,一阵柔和的五色灵光凭空浮现,罩住全身。
仙草岛外面,逍遥子一边操控阵法,抵挡玄仙妖兽的攻击,一边催动玄仙傀儡,攻击妖兽。
麒麟傀儡发出一声怪异的嘶吼声,体表涌现出滚滚烈焰,烈焰瞬间扩散开来,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海面仿佛被点燃一般,冒起大量的白色雾气,高温使得虚空扭曲变形,似乎要随时破碎开来。
轰隆隆的巨响,一道道粗大的水浪龙卷被摧毁,气浪如潮,大量的低阶妖兽沾到烈焰,瞬间灰飞烟灭,从此人间蒸发。
鳄蛟发出低沉的嘶吼声,海水倒卷,掀起一道数万丈高的擎天巨浪,扑灭了烈焰。
玄仙蛟鳄头顶亮起一道夺目的火光,麒麟傀儡骤然出现。
火遁术!
仙傀儡掌握的神通远不是普通傀儡兽可比,鳄蛟也发现了麒麟傀儡。
它还没来得及采取任何行动,麒麟傀儡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道粗大的七色火焰,落在了鳄蛟身上。
轰隆隆的巨响,七色火焰淹没了鳄蛟,高温之下,大量的海水挥发,化为一阵白色浓雾,同时传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烈焰迅速扩散开来,方圆数千里被烈焰淹没了。
高空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鸣声,一团十万里大的七色火云骤然出现在高空,高温让虚空都扭曲变形,撕裂开来,出现无数道裂缝。
七色火云倒映在海水之中,将海水倒映成七色,尚未落下,妖兽就瑟瑟发抖。
轰隆隆的巨响,七色火云剧烈翻滚,一颗颗七色火球从火云之中飞出,砸向妖兽。
巨大的爆鸣声响起,一只只妖兽被烈焰淹没了,它们剧烈的挣扎,想要扑灭身上的火焰,不过没什么用,身上的火焰根本不是一般的火焰。
一只只妖兽被七色火焰烧成飞灰,渣都不剩。
方圆百万里的海面笼罩着浓浓的白色雾气,伸手不见五指。
“不愧是玄仙级别的傀儡,威力这么大。”慕容晓晓兴奋的说道。
“想要灭杀玄仙妖兽没这么容易,对付其他妖兽还行。”逍遥子的脸色凝重。
玄仙傀儡的威力确实很大,不过以他的神识,操控不了多长时间。
逍遥子的仙元力和神识在快速的流逝,脸色迅速苍白下来。
他取出一个青色瓷瓶,倒出两颗淡蓝色的药丸,药丸散发出一阵奇特的异香。
回仙丹,真仙修士服用此丹,可以快速恢复仙元力。
这种丹药不是石樾炼制出来的,有仙元石在手,购买真仙修士服用的仙丹是没有问题的,玄仙服用的仙丹倒是少见,往往一出现,很快就被人买走。
他将两颗回仙丹丢入嘴里,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股庞大的仙灵气,在逍遥子的引导下,朝着丹田汇聚。
很快,逍遥子苍白的脸色就恢复了红润,他可以服用回仙丹恢复仙元力,但神识的消耗,他就没办法了。
恢复神识的丹药或者符篆少之又少,逍遥子手上没有。
妖兽改变了策略,一部分妖兽攻击仙草岛,玄仙期的鳄蛟攻击麒麟傀儡。
海面剧烈翻滚,一道道粗大的水浪龙卷冲天而起,从四面八方击向仙草岛。
逍遥子不敢大意,连忙往阵盘上打入数道法诀,护岛大阵顿时灵光大放。
密集的水浪龙卷击在护岛大阵上面,护岛大阵扭曲变形,仙草岛剧烈的晃动起来,一些碎石从山上滚落下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逍遥子的脸色再次苍白下来,神色憔悴,而操控护岛大阵的曲非烟和慕容晓晓同样也消耗过大。
仙元力倒是没什么,可以服用回仙丹恢复,神识的消耗才是最严重的,没办法迅速恢复。
一道震耳欲聋的兽吼声响起,玄仙期的鳄蛟喷出一道蓝濛濛的音波,所过之处,虚空撕裂,海水倒卷,形成一道道粗大的水浪龙卷。
麒麟傀儡被密集的水浪龙卷冲飞出去,刚一落地,海面上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快速转动起来,产生一股强大的气流,虚空扭曲变形。
麒麟傀儡发出一声震天撼地的嘶吼声,喷出一道粗大的七色火焰,击在巨大漩涡上面,瞬间被巨大漩涡淹没了。
强大的气流将它禁锢在巨大漩涡上空,无法逃离。
趁此机会,玄仙期的鳄蛟体表蓝光大放,海水倒卷,形成一道数百丈高的蓝色巨浪,巨浪快速移动,体积不断变大。
没过多久,巨浪到了仙草岛面前,赫然涨大到十万丈高,如同一只擎天大手一般,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曲非烟和慕容晓晓吓得魂飞天外,这要是落下来,仙草岛的护岛大阵根本挡不住。
逍遥子大惊失色,连忙催动蓝色海螺,喷出一股蓝濛濛的音波,击向蓝色巨浪。
蓝色音波击在蓝色巨浪上面,如同泥如大海,没什么用。
慕容晓晓脸色一白,袖子一抖,一把白光闪烁不停的飞剑出现在手上,手腕一抖,一片森然的白色剑气席卷而出,陆续斩在蓝色巨浪上面。
蓝色巨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冰,冰层快速蔓延开来。
不过很快,蓝色巨浪荡起一阵涟漪,冰层迅速溃散。
蓝色巨浪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拍向护岛大阵。
一声巨响,护岛大阵扭曲变形,逍遥子手中的阵盘传出一声闷响,出现数道细小的裂痕。
“不好,阵法要被破掉了。”逍遥子惊呼道。
若是只有一只玄仙妖兽攻击仙草岛,护岛大阵挡住此妖不是问题,可他们遭到数十只真仙妖兽和一只玄仙妖兽的攻击,逍遥子不过真仙大圆满,能够支撑这么长的时间,已经很不错了。
“给我破。”
伴随着一道冰冷无情的大喝声响起,护岛大阵如同纸糊一般,瞬间破碎,大量的海水直奔仙草岛而来,似乎要将仙草岛冲的稀巴烂。
“定!”
忽然,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子大喝声响起,海水顿时被定在了虚空中,动弹不得。
空间法则!
一道青色遁光从岛上飞出,正是石樾。
他的目光冰冷,居然敢趁着他冲击玄仙期,攻击玄仙岛,不知死活。
“你怎么可能恢复怎么快?对了,十万年的仙药,哼,就算你服用了十万年的仙药,刚刚晋入玄仙期,又能调动多少仙元力?识相的,交出一株十万年的仙药,我马上离开。”峨蛟威胁道,眼中满是贪婪之色。
“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石樾轻笑着说道。
“什么条件?你说说看。”蛟鳄的语气冰冷。
石樾脸色一沉,满脸杀气:“借你的人头一用。”
他袖子一抖,金龙荡魔剑飞出,落在他的手上。
“先天仙······”鳄蛟惊呼道,它的话还没说完,虚空骤然撕裂,出现一道道裂缝,它感觉身体一紧,动弹不得,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石樾晋入玄仙期后,对空间法则的运用更加熟练了。
锁天囚地。
他施展空间神通,可以囚禁一片天地。
石樾手中的金龙荡魔剑骤然爆发出刺眼的金色剑光,骤然脱手而出,化为一条体型巨大的金色蛟龙,直奔鳄蛟而去。
一声凄惨的嘶吼声响起,鳄蛟被金色蛟龙撕成两半,这还不止,金色蛟龙没入兽群,横冲直撞,所过之处,一只只真仙妖兽如同豆腐一般,被金色蛟龙撕的粉碎。
一些妖兽想要逃跑,它们惊恐的发现,一道无形的壁瘴挡住了它们的去路,方圆百万里,都被石樾施展空间神通封闭起来,外人根本看不到。
若非如此,石樾也不会轻易祭出金龙荡魔剑这件先天仙器。
金色蛟龙在海水里横冲直撞,大量的妖兽被杀,无一幸免,海水变成了血红色。
石樾的脸色迅速苍白下来,他单手一招,金色蛟龙化为一道金光,没入他的衣袖不见了。
丹 武
鳄蛟没有说错,石樾纵然服下了十万年的仙药疗伤,也无法调动太多仙元力。
只是它没有想到,石樾居然有先天仙器。
石樾确实无法久战,但是催动先天仙器灭杀鳄蛟,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法诀一掐,海水纷纷飞回大海。
逍遥子飞了过来,关切的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没什么事,只是消耗的仙元气多了一点,这一次还多亏了你。”石樾笑着说道。
逍遥子摆了摆手,道:“大忙帮不上你,小忙还是没问题的。”
他法诀一掐,麒麟傀儡飞了回来,化为一颗金属圆球,落在手上。
颠覆笑傲江湖
“物归原主,此物在你手上才能发挥出最大用处,我用不上此物。”逍遥子将玄仙傀儡交给石樾。
石樾点点头,收起了仙傀儡。
这个时候,曲非烟和慕容晓晓也飞了过来。
“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这一次还多亏了你们。”石樾眼中满是柔情。
“夫君,你要不要举办庆典?你晋入玄仙这么大的事情,应该好好庆贺一下,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警惕一下。”曲非烟提议道。
妖兽都敢打石樾的主意,更别说其他仙人。
“不用,不能对外宣布这个消息,我可不想让北海道人警惕。”石樾拒绝了。
若是北海道人得知他晋入玄仙期,肯定会加强戒备,最重要的是,在很多人眼里,石樾修炼不到万年,就从真仙期晋入玄仙期,但事实上,他在掌天空间修炼了数万年,若是他晋入玄仙的消息传出去,搞不好暴露掌天珠的存在,这并不明智。
“说的也是,还是隐而不发比较好。”慕容晓晓赞同道。
“我先回去巩固修为,你们收拾残局,封锁消息。”石樾叮嘱一声,飞入一座青色阁楼。
曲非烟和慕容晓晓分工合作,收拾残局,逍遥子回住处休息,他的神识消耗严重。
······
天海坊市,仙草宫。
李彦正在招待客人,她已经晋入真仙期,毕竟仙草宫不差仙元石。
在她对面,是一名身材高大的金袍老者,童颜鹤发,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赫然是一名玄仙。
“何前辈,十万年的仙药,晚辈实在无法做主。”李彦的神色紧张。
这些年,有不少客人想要预订十万年的仙药,石樾早就有吩咐,不对外出售十万年的仙药。
她一直拒绝,这位何前辈来了很多次,坚持要预订十万年的仙药。
“哼,老夫又不是白拿,说了用东西换,你让石樾出来,老夫跟他谈。”金袍老者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