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長夜餘火 ptt-第一百九十七章 柳暗花明相伴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白晨顺着商见曜的思路说道:
傻女逆天:废材大小姐
“可能拥有佛门‘信物’的那位死在了仁惠医院植物人康复中心,幸存者们要么不知道自己等人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能进入真台城,要么猜到了,却不敢再去仁惠医院,希望用别的办法脱离这里。”
蒋白棉“嗯”了一声,用启发性的口吻道:
“人类都是有路径依赖性的,幸存者们逃离仁惠医院,摆脱最初的慌乱后,大概率会选择沿最熟悉的道路撤离。
“等到了城市边缘,他们应该是发现出口不见了,被山崩地裂造成的景象掩埋。
“那么,对应的这个出口在哪里,或者说幸存者们返回的城市边缘是哪一部分?”
格纳瓦第一个做出回答:
“如果这批人真的属于丁苓丈夫季强所在的那支科考队,那从我们之前得到的情报看,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从西南方向过来的。”
这是“旧调小组”在遇见“苦行部”僧人的那个“救世军”休息站打听到的消息。
龙悦红听得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
“他们是从我们入城的那个地方进的真台城?
“返回的也是那里?”
诚实的商见曜嗤笑了起来:
“你忘了我们过来也不是那么顺利吗?
“中间遇到了一片断裂带,靠着有军用外骨骼装置、老格和大白,才没有绕路,直接从那个方向入城。”
为什么要把我和军用外骨骼装置、老格并列?说的我当时没穿军用外骨骼装置一样……蒋白棉怀疑商见曜是在污蔑自己的力量堪比智能机器人、军用外骨骼装置,并且有证据。
龙悦红略感懊恼地承认了错误:
“是啊。”
他随即提出了建议:
“那我们返回断裂带那边,看绕路能从哪个地方入城?”
蒋白棉摇头说道:
“不用这么复杂。
“你想想,从正常人而不是喂的逻辑去想,你原路返回,发现出口被毁掉,难以逾越时,会怎么做?”
龙悦红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想了片刻道:
“那肯定是换一个路口出城,这么大一个城市,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出口?”
抽丝剥茧到这个程度,他的思路逐渐清晰:
“等发现每一个出口都无法离城后,他们应该会选择看起来最有希望的那个,尝试着铺路造桥,跨越天堑,同时就近寻找超市等地方,搜集食物。”
他说的铺路造桥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铺路造桥,而是代指炸毁障碍物、铺设挡板通过沟壑等一系列行为。
“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绕台城废墟边缘一圈,寻找有铺路造桥痕迹的地方。幸存者们很可能就在附近,有一定概率还活着。”蒋白棉接过龙悦红的话头,下达了命令。
台城市民们在旧世界毁灭时都瞬间死亡了,目前看起来无人幸存,这里的食物也就没有任何消耗。
当然,几十年过去,绝大部分时间没电的情况下,许多食物早已腐烂,不再适合人类,但以罐头为代表可以保存许久的那些,足以支撑一支没剩几个人的队伍存活两到三年。
白晨闻言,转动方向盘,让吉普驶向城市边缘。
这时,以“拯救全人类”为己任,嫉恶如仇的商见曜恨恨说道:
“要是没有第八研究院的导弹打击,我们找人会轻松不少。”
虽然那些导弹主要以仁惠医院、台城第一高级中学为目标,但也少不了偏到别处的,这也许会毁掉幸存者们铺路造桥的痕迹。
“还没确定是第八研究院呢。”蒋白棉随口反驳了一句,“这只是我们的推测,认为可能性很高,不排除是别人干的。”
切换了人格的商见曜呵呵笑道:
“反正他们基地在冰原某处,刚好对上。
“就当是他们干的吧,对他们来说,做了那么多坏事,多一件少一件不痛不痒。”
说着,商见曜兴奋了起来:
“就像是佛门圣地被破坏之事,也都可以推到他们头上!”
听到这句话,龙悦红侧头望了眼台城第一高级中学所在的方向,情绪瞬间变得很是复杂。
这处佛门圣地终究没有逃过被夷为平地的命运。
恶女世子妃 小说
好在商见曜没有嘲讽他,说他乌鸦嘴,铁口直断,好的不灵坏的灵,而是把这口锅盖到了第八研究院头上。
对啊,确实是他们干的,是他们发射导弹毁掉了仁惠医院和台城第一高级中学!龙悦红慢慢坚信起这事是第八研究院做的。
台城覆盖面积不小,加上许多道路损毁严重,“旧调小组”用了整整一上午,才绕了边缘一圈。
除去被导弹误炸,面目全非的地方,其余出口都没有铺路造桥的痕迹。
“我们的推理有问题?哪个环节不对?”龙悦红颇感失望地收回了视线。
他宁愿相信是导弹毁掉了线索。
蒋白棉笑了笑:
“没事,之前的推理本身就是建立在几个假设上的,出现错误再正常不过。
“我不是常说吗?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现在我们至少排除了一些可能。”
“难道没有别的幸存者,只有一个逃出仁惠医院,进了台城第一高中?”白晨自语起来。
蒋白棉想了一下道:
“也可能别的幸存者中途遭遇了变故,还没尝试铺路造桥就相继失去了生命。”
“那就麻烦了。”做出评价的是格纳瓦。
因为这样一来,想在被导弹炸过的台城找到幸存者留下的痕迹,不亚于大海捞针,处处皆有可能。
“是啊是啊。”商见曜附和道,“那些幸存者既可能是在逃离仁惠医院返回出口的途中出的事,也可能是在寻找别的出口时遭遇的变故。”
好快啊
蒋白棉沉吟了一下道:
“尽人事听天命吧。
“我们现在用笨办法:离开台城,返回断裂带那边,然后从绕行的唯一选择开过来,开往仁惠医院,看途中能发现点什么。
“如果还是没有收获,那明天就向公司汇报目标地点已被摧毁,同时告知公司,我们将要返程。”
“好!”龙悦红回答得非常干脆。
他一下感觉行动有了奔头。
大约两个小时后,“旧调小组”按照预定的计划,绕回了台城边缘。
等那里依旧屹立的一栋栋建筑映入他们的眼帘,蒋白棉等人的瞳孔同时放大。
一座灰黄色的高层建筑表面,有一处窗口和它周围的外墙被染得通红。
哪怕从远处来看,这也异常显眼。
“旧调小组”之前其实来过这个入口,但只是检查了有没有铺路造桥的痕迹,未曾从进城的方向眺望过相应的建筑群。
“是用油漆泼红的。”隔了几秒,格纳瓦发出了略带合成感的声音。
那要是血液,除非是刚弄上去没多久,要不然不可能不氧化,不发黑。
白晨回想了一下道:
“感觉像是求救的信号……”
王梓钧
某些荒野流浪者被困在某个地方时,因为不懂文字,或者不确定可能经过的人懂不懂文字,常常选择用大红大紫这类颜色吸引注意力。
龙悦红心中一动:
“那些幸存者弄的?
“他们从这里入城,认为之后来的人同样会从这里入城。”
于是选择在这里弄出求救信号。
啪啪啪,商见曜少有地为龙悦红鼓起掌。
蒋白棉想了几秒道:
“过去看看,小心一点。
“按照可能遇上‘新世界’节点或者强大畸变生物、高等‘无心者’的标准来准备。”
没过多久,“旧调小组”抵达了那栋建筑下方,蒋白棉、商见曜、白晨穿上了军用外骨骼装置,龙悦红、格纳瓦套好了仿生智能盔甲。
然后,白晨、龙悦红去了对面建筑,找好了适合狙击和火力掩护的位置。
格纳瓦留在了楼下,一方面看守吉普,另一方面准备接应队友。
全副武装的蒋白棉和商见曜蹬蹬蹬爬楼梯而上,顺利抵达了“红色”窗口所在的三十二层。
对应的房间大门虚掩,有陈腐之味漫出。
蒋白棉和商见曜对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他们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确认了里面没有人类,活着的人类。
仗着军用外骨骼装置的头盔有防毒过滤功能,两人艺高人胆大,推开大门,进了房间。
这是普通的民居,桌椅板凳、沙发电视等一应俱全。
靠“红色”窗口的位置,摆着一张电脑桌,桌上有一台满是污迹的电脑。
桌子对面,侧对门口的椅子上,坐着具穿深色衣物的尸体。
他趴在电脑桌上,脖子和脑袋已经化成了白骨。
蒋白棉、商见曜一步步挪了过去,等到了近处,才发现那尸体大腿和腰腹间搁着一个墨绿色的帆布背包,旁边的地上静静躺着一把乌北7。
而除了这具,周围没有别的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