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大乾長生 愛下-第652章 開壇(二更)鑒賞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为何要出城作战?”林飞扬忙问。
“大云可不会安安份份。”法空道:“边城哪有一天的太平日子。”
“他们难道每天都攻城?”林飞扬不解。
他觉得边关嘛,便是守着又高又坚固的城关,不让大云军队攻进来便是。
法空道:“大云铁骑你可见过?”
林飞扬摇摇头。
法空道:“骑兵与军马都披铁甲,刀枪不入,然后以弓弩往城内射,你觉得大乾守军便乖乖呆在城里龟缩不出?”
林飞扬哼一声:“肯定要出来收拾他们的,……每天都要打吗?”
“那就看胜负如何了。”法空道:“如果能杀怕了对方,让对方畏惧,自然会消停一阵,但多数是拉锯战,然后越打越有火,仇越深。”
林飞扬脸色阴沉:“组织一批武林高手收拾他们便是!”
法空笑了笑:“难道大云铁骑里便没有武林高手?大云百姓几乎人人练武。”
大云骨子里便有尚武精神。
大乾百姓骨子里爱平和。
朝廷也一直打压武林高手,整体治安良好,即使不练武也能活得不错。
况且练武既受苦也费钱,是一个高风险的投入。
穷读书富练武,很多时候,一个练武的孩子便能让一个小康之家重返赤贫。
如果练出名堂来还好,能养家糊口,如果练不出名堂,或者中途夭折,那便是血本无归。
太多的人刚练有小成便因为意气之争而动手,练武之人血性太足,太容易动手,太容易身亡。
所以大乾练武之人虽多,却没到全民皆武的地步。
大云尚武,几乎人人练武,一者是因为富庶,二者也因为练武的人多。
武者多了,自然也便不那么金贵,想学武处处都能找到师父,练武的门槛更低。
大云铁骑天下第一,便是全民皆武的深厚底蕴所导致,每个兵士都有武功在身。
大乾做不到这一步,军中高手不够,便想到了以神武府弟子为核心成立一支精锐,专门应对大云铁骑。
朱霓身为军侯,进入边军之后,便会率兵做战,更何况朱霓的音杀之术最利于战场厮杀。
徐青萝道:“师父,这么说,朱姐姐升了官,一定要去西关领兵了?”
法空颔首。
“没办法改了吗?”徐青萝道:“不能既升官,又不去西关吗?”
法空道:“或者不升官,留在京师,或者升官然后去西关,只能选一条路,不能两者兼得。”
徐青萝看向林飞扬。
林飞扬脸色阴晴不定。
当初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抉择,现在又面临这么一关,自己要怎么做?
徐青萝道:“师父,那朱姐姐会有危险吗?”
法空看一眼林飞扬,点头。
林飞扬脸色再变,忙道:“难道朱妹子凶多吉少?”
“如果没什么变化的话。”法空摇头道:“第一次出关,便殒落了。”
徐青萝惊奇的道:“师父,朱姐姐可不是一般的高手,竟然在第一次便遇害?”
法空看一眼林飞扬。
林飞扬道:“住持,有什么便直接说吧。”
法空道:“你们不觉得古怪吗?”
林飞扬点点头。
徐青萝大眼睛闪了闪:“师父你是说,边军之中有内奸?知道朱姐姐的音杀之术厉害,所以大云要必先除掉她?”
林飞扬一拍巴掌,恍然大悟。
随即咬牙道:“竟然有内奸!”
法空笑了笑。
这没什么惊奇的。
看看各宗各派有多少大云的秘谍,军中更不容易防秘谍,有秘谍是可以预见的。
林飞扬沉声道:“住持,谁是内奸?”
法空道:“你要让朱姑娘去边关?”
“唉——!”林飞扬叹一口气,面露颓然神色:“上一次去天京,我已经挡了一次,住持,青萝,这一次恐怕我不能再挡了。”
司马与军侯是截然不同的地位。
她虽对权势并不看重,可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放过了,将来一定会后悔。
上一次不让她去天京,已经是阻止她的官路了。
挡了一次,难道还要再挡一次?
至于说殒落之险,那便求一求住持,让住持帮忙化解便是。
法空道:“那你要想清楚喽,军中不比在神京,我们鞭长莫及,即使知道她有性命之危也无能为力,她身为军人,需得服从军令,一声令下,不想出动也要出动的。”
“没别的办法?”林飞扬皱眉。
法空道:“你难道要跟他们的上司说,她不能出城,一旦出城便会被杀?”
林飞扬摇头。
他当然知道这不行。
真要这么说,那便要落下一个贪生怕死的名声,一旦有了这名声,在军中便毁了,在神武府也完了。
法空道:“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别去军中,……那便别升司马了。”
林飞扬无奈道:“住持,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她如果进了军中,我也没办法。”法空摇头:“一入军中便是身不由己,外人也没办法插手,想改她的命运都改不了。”
“师父,信王爷的话……”
我獨仙行 小說
“她如果进了军中,必然成为众矢之的,大云铁骑是无论如何要杀掉她的。”法空摇头道:“这一次不出动,下一次不出动,难道一直缩在城内不出动?只要出动一次,便是雷霆打击,是她没办法抗得住的。”
徐青萝眼睛一亮,忙道:“师父,就是说,朱姐姐的修为还不够,是不是?”
喵神的遊戲
法空道:“暂时来看,她至少得进抱气境才能自保。”
徐青萝笑道:“那林叔,你也不必为难了,让她先别做司马,先压一压,等到了抱气境再升官不迟。”
“这样……”林飞扬慢慢点头。
他也觉得这办法妥当。
法空道:“待王爷回来,我会跟他说一句,应该没问题,把功劳先记着,待她修为到了抱气境的时候一并结算。”
“嘿,这个好,这个主意好!”林飞扬忙点头:“这样就万无一失。”
法空道:“不过这件事还是要跟朱姑娘商量的,不能你擅自作主。”
“我去找朱妹子。”林飞扬迫不及待,一闪消失。
——
徐青萝叹一口气。
法空看向她。
徐青萝道:“师父,朱姐姐想更上一层楼很难的吧?”
法空颔首。
音杀之术的威力惊人,乃群攻杀伐之术,但同样的,其局限也大,此乃天地之理。
修炼剑法者踏入抱气境难度系数是十的话,那么朱霓踏入抱气境的难度系数便是一百甚至两三百。
朱霓本身的资质极适合修炼音杀之术,可谓是古往今来罕有的音杀之术奇才。
尽管如此,想踏入抱气境也千难万难,恐怕终生无望。
徐青萝道:“那岂不是要一生困在大宗师境,没办法踏入抱气境,不能做司马?”
法空道:“事在人为,纵使困难,还是有希望的。”
“朱姐姐好像并没太大的野心。”徐青萝道:“恐怕很难突破这一关。”
法空笑笑。
未来是莫测的,尤其是他有了天眼通之后,对这个有更深的体会。
变化莫测,谁都说不准。
便是自己也说不准,更别说其他人。
徐青萝道:“师父,你真不做圆明寺的住持?”
法空摇头。
末日狂途
徐青萝道:“楚姐姐已经念叨很多次了,一直盼望你能成为圆明寺的住持呢。”
法空道:“除非有诏书。”
“皇上会下诏吗?”
“不会。”
尽管他看不清楚楚雄的未来,也看不清冷飞琼的,但能看清楚其他人的。
心跳激情夜
通过其他人来推测他的未来并不难。
而身为皇帝是最忌讳这一点的,怎么可能让自己成为圆明寺的住持,时常与太后皇后相处。
“太后与皇后一起恳求,皇上也不会答应?”
“难。”
“师父,如果没有冷飞琼的事,皇上确实不会答应,可现在有了冷飞琼的事……”徐青萝嘻嘻笑道:“恐怕皇上会内疚,然后松口呢。”
法空眉头一挑。
徐青萝道:“我听楚姐姐说,皇后一点儿没有跟皇上闹别扭,反而很体贴周到的帮忙准备。”
法空若有所思。
徐青萝道:“皇后如此行事,皇上难道不内疚?”
医嫁
“皇帝与正常人是不一样的。”法空摇头:“你这一次护卫之后,去外面建几座寺院吧,打响金刚寺的名号。”
徐青萝道:“是宣扬师父的名声吧?”
她一下便明白了法空的意思。
法空道:“让信众们诵持回春咒,必有效验,也算是功德。”
“师父,要多近距离才有效验?”
“如果有我亲自手书的符咒,不管多远,都有效果。”法空道。
徐青萝惊奇的看他,觉得难以置信。
法空道:“佛法无边,佛法无量,不能以常理揣测。”
佛法之力量与内力真气是不同的,更像是另一个维度的力量,不受空间束缚。
这意味着在千万里之外与在眼前并没有太大区别。
徐青萝大眼睛转了转,道:“师父,那不如宣告天下,让天下所有人都来领这符咒呗?”
法空摇头:“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没有信力则不能起效验,有信力,虽隔千里仍能起妙用,没有信力,身处跟前也无用的,所以,根本不是符咒,是信力。”
“师父,那你开坛讲经吧。”徐青萝道:“有时候,佛法比祈福大典及祈雨大典更管用呢。”
法空若有所思,轻轻点头:“也罢,是该开坛讲一讲经了,否则真是名不符实。”
“何时开坛?”
“十天之后吧。”
“是,师父。”徐青萝兴奋答应一声,跑出去找林飞扬,要开始着手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