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腦海帶着一扇門笔趣-第兩百六十九章。收賬推薦

腦海帶着一扇門
小說推薦腦海帶着一扇門脑海带着一扇门
周小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是增加寿命?
还是变年轻?
不管是哪种都不得了了啊。
看来这绿色的泉水作用不太一样啊。
杨月梅现在算下来只有四十整,效果不是很明显,下次找赵爷爷试一下。
甩开思绪,洗了个澡吃完早饭,众人便一起离开了。
来到班级,便看到一群人在相互损着。
“你怎么比我还黑。”
“那是因为我本来比你白。”
“切…”
……
“你这皮也太嫩了吧,掉了这么大块皮,一看就是没干过活。”
“瞎扯,我帮我妈洗菜摘菜不算吗?”
……
周小川来到座位上,看了一下旁边的楚妍妍。
顿时乐了起来。
只见对方用书本将自己的脸给挡住了,其他的女孩也有好多照做。
“你这又不是没看过。”
“哼,要你管。”
楚妍妍闻言将头伸出来,对着他皱了一下鼻子,又将头缩了回去。
过了一会老师来上课了,众人只能将头伸出来。
班主任杨老师看着众人,眼里满是欣慰。
“你们很好,这段时间下厂下乡、下田下地劳动,担心较多,顾虑不少。但你们都人小志高,不怕苦不怕累,不请假逃避,都坚持下来了,获得工人们和社员们称赞。老师我为你们骄傲,……”
一阵慷慨激昂,底下的学生听的也是热血沸腾的,瞬间感觉这十几天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中午快吃饭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只见外面又回来了一批学生,估计这个队伍去的生产队也不小。
回来的人都显得很狼狈。
众人在旁边看的直乐,浑然忘记之前自己也是同样的样子。
晚上放了学,周小川将楚妍妍送回家里。他找个没人的地方进了空间里。
想着怎么把那绿色泉水给赵爷爷试一下。
赵爷爷和秦老头的话好弄,在酒里放一些就好了。但是赵奶奶这边就比较麻烦了。
对方也不喝酒。
想了一下,从山里挖了两个三十年的人参,泡了两坛子白酒。又加了一些绿色泉水。
农夫传奇 关汉时
现在山里三十年的人参已经成片成片的。
随后又拿出一个盐水瓶,放了一些绿色泉水和空间泉水。加上一些蜂蜜,这是给赵奶奶的。
至此那一盐水瓶的绿色空间泉水便用光了。
没有再去弄,先试试效果。
骑着车来到赵启年的家里,此时赵启年还没下班。
赵青青已经放学。
“小川哥你来啦。”
周小川揉了揉她的头对着她笑道:
“嗯,我给奶奶送点东西。”
“给我送啥呢?正好,你来了,我也有东西给你。”
赵奶奶正好从厨房端菜出来,听到他的话便问道。
“赵奶奶,这水你喝点试试。”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
将绿色泉水的瓶子递给了她,随后又拿出一瓶蜂蜜递给了青青。
“青青,这是给你的蜂蜜,你自己没事的时候喝。”
担心赵奶奶舍不得喝,所以单独给了赵青青一瓶蜂蜜。
赵奶奶看着周小川给的东西,直摇头。
这两三年她都已经习惯了。
接过周小川手里的瓶子,打开喝了一口,“这不就是蜂蜜水吗?”
“赵奶奶,这个可不是普通的蜂蜜水,这里面加了人参煮出来的。这还是以前我再村里的时候采的。”
“哎呦,你这孩子,这东西你就不能留着?上次老赵你泡酒已经浪费了一根了。”
“赵奶奶,吃了就不算浪费。这还有一坛子酒给赵爷爷的,您可要交代了,这个可别给别人喝啊。”
“你这…,哎,行,我知道了。他那酒鬼,现在每天睡觉前都要喝一点。说什么喝了酒第二天起来都有劲。你现在就是让他给别人他都不乐意。”
周小川闻言笑了笑,应该是之前的泉水的作用。
與溺愛男友甜蜜同居中
“那行,我就先回去了。”
赵奶奶见周小川要走。赶忙阻止:“等一下。”
说完,回到屋里,从里面拿出来几件衣服。
“这三件衣服,你们三个小家伙拿回去穿。”
周小川闻言打量了一下。
这是三件夏天穿的短袖,而且不是瑕疵布做的。正儿八经供销社买的新布做的。
“那谢谢奶奶了,那我先回去了啊。”
周小川也没有客气,将三件衣服夹在胳膊下打个招呼便离开了。
身后传来赵奶奶的埋怨声音:“哎,你这孩子,吃了饭再走啊。”
“不用啦。”
说话间车子已经骑远了。
至于秦老头的酒就简单了。让他看到里面那颗几十年的人参,对方立马像宝贝一样收了起来。
都不用交代,肯定自己独自享受了。
回到家里,还没进门呢,便听到里面传来“biu,biu,biu”的声音。
不用想都知道是两个小家伙又在玩枪战片呢。
周小米看到哥哥回来,立马跑了过去。
看到跑过来的小家伙,他顺手便抱了起来,“哎呦,好像重了不少。”
杨月梅看着周小川手里的衣服,便问道:“是不是赵奶奶又给你们三个做衣服了?”
没有埋怨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在大人眼里,对自己孩子好,比对自己好还有用。
“嗯。是啊。”
“你赵爷爷和赵奶奶对你们那么好,以后可要好好孝顺他们。”
周小川闻言笑道:“哎呀,娘,你就放心好了。”
说完,将手里的衣服递给了周小河,“试一下,赵奶奶做的。”
周小河闻言赶忙放下手里的武器,将上衣一脱便将新衣服换了上去。
“哥,真好看。”
周小川闻言白了他一眼。
废话,这年头款式单一的情况下,就比布料。
这新衣服能不好看吗?
杨月梅见状赶忙吆喝道:“赶快换下来,一会出汗都弄脏了。明天再穿。”
周小河见状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
晚上在家里吃了晚饭,他便骑着车离开了。
胡老三这里大半年了都没有过去。是该去一趟了。
来到附近,没有走大路,而是在旁边的草丛里一边扫描,一边前进。
一直来到胡老三的家门口,都没有发现外面有人存在。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在房子四周,远处和近处都转悠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有人的存在。
他这才轻轻敲响了胡老三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