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2488章 莫名其妙看書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小凡有些无语,她所有的判断,都在这人奇怪的言行举止中显得不太靠谱?
这人说话还是有礼貌的,之所以让人有些接受不了,原因只是因为他的直来直去!
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吃饭的细节,那就绝对不是底层人物的作派,而是大家族大宅门出来的弟子才能有的规矩;其他人之所以认为他不堪,只是因为他吃得极快,而不是礼仪的问题。
别人忽视了这一点,但她不会,她在成长过程中也有过偶尔接触这些人物的经历。
能派出这样的人来,那就不是贩肥的商贾,也不是勇武的校尉,就只能是那个大族子弟或者那个士子,但她以为,大族子弟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样的传世之家才能轻易找出这么出奇的人物。
“要不,我去教训教训他?让他吃个哑巴亏规规矩矩的离开?”
牛哥鼓了鼓强壮的肌肉,建言道。
小凡一笑,“没必要,他现在也没做什么不是?人家靠一摔能摔进我们家,这也是人家的本事!既然吃了苦,住几天也没什么!”
是 大
牛哥讪笑,也不坚持;他也是鼓足了勇气才说的这番话,又哪有真正打架的本事?商贾那里顺便出来个打手都能揍得他满地找牙,就更何况这个背着剑的?
小凡姑娘就叹了口气,“该来的总要来的,躲也躲不掉,赶走了他们就不会再来了么?
牛哥牛嫂,还有虎妞,你们等下来我房里一趟,咱们把工钱结一下,我怕真正事起,就连这点收尾都做不到了呢?”
不提花坊几个人在那里愁眉苦脸,只说娄小乙吃饱喝足,心情很是不错,虽然是粗茶淡饭,但这样的粗茶淡饭他已经有好久都没有吃过了,让他感慨大起,就自觉自己这一次的坠落真正是十分的完美。
直接坠进了奇石兰的主家,还有免费吃喝,嗯,花坊主人还是他最喜欢的类型!
不要太完美!
一瘸一拐的在花圃中游荡,漫不经心的来到了那株石墙上的奇石兰前;乍一看还以为是吊兰,仔细端详才看出来原来是被人扯掉一部分根须后的奇石兰!
不由笑道:“麻老头,你瞧你挑的这个地方!是中隐隐于市么?”
他能看出来,现在的奇石兰就是一株再寻常不过的普通花草,距离成精都早得很,就更别提如何成仙了!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情况,就給他提出了一个很严峻的挑战: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几十数百年的保护它的安全?
一直陪伴?仗剑相守?那自己的事还要不要做了?他在这里能够停留的时间也很有限,不可能就这么守它一辈子,那么,就需要一个万全的方法!
是什么呢?
他现在还不知道!需要更熟悉这个凡人世界!熟悉这座城市,这个花坊!还要熟悉灵植的培养过程!
但既然找到了,一切都有了目标!
看了看小凡花坊低矮的石墙,心中叹了口气!这就根本没有丝毫的防御意识,得亏奇石兰现在还名不见经传,否则这样的环境就根本没法为它提供保护,自己不能在它旁边睡几十年吧?
这就是身处闹市的烦恼,多了太多人为的因素,无比复杂的就是人心!
事情,好像比他想象的要更麻烦?他还以为自己会守在某个悬崖峭壁几十年呢!
第二日,生活照旧开始,不会因为你害怕就停下时间的脚步!
该来的,就总会来的。
小凡姑娘仍然一如既往的培育着她的花卉,努力让自己更平静些,不要因为一些世俗的东西影响到自己;但要做到这一点,对一个人生单调的姑娘来说实在是太难。
她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从花坊门前扫过,就怕看见一大群人破门而入!
但也可能是种期待?因为她实在是已经厌倦了这种灾难临头前的感觉,让人心神不宁。
都市超級醫仙 南極海
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
一個贊等於一日元貞子打扮基金
进来的,仍然是那些热爱花卉的客人,没异常,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牛哥仍然在外面忙碌,牛嫂在坊内操持,还有虎妞,依然在那里和那个无赖没完没了的绊嘴!一边绊嘴,一边把小凡花坊的真实情况暴露得一干二净!
旁观者清,她从来也没想过一个人的语言艺术可以达到这种境界!看似轻描淡写,听似胡搅蛮缠,却在不动声色中把小姑娘知道的那点事掏得明明白白。
这个人,越来越奇怪了!
支撑她奇怪印象的有很多!
为什么要这么不遗余力的打探她的情况?有这个必要么?在马蹄镇,她和父母的那些事根本就不是秘密!对她心生窥觑的那些势力也早就清楚,有必要现在再来打探一番?
那个无赖色眯眯的目光!如果是受人指使而来,敢撬自己主家的墙角?
如果再加上其人完全不合常理的出现方式,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因为自己的先入为主而误会了什么?
也许,这就真的是一个误落花房的登徒子?
一连十日下来,都没发生任何意外,她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这个家伙,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但现在的他就是个来这里蹭吃蹭喝的,而且饭量还尤其的大!
“娄相公,十日过去,我想我们也该谈谈了?”
一日晚间,用过晚膳后,小凡姑娘找到了他;这家伙现在在花房打了个地铺,过得有滋有味的,就是成天不干正经事!
娄小乙嘿嘿干笑,“巧了!我也想和凡娘子说些事!一直就没找到机会!”
凡娘子就叹了口气,真是一个无赖脾气,就和大街上那些无所事事的泼皮们一样,也没个正经营生,难不成还想这么渡此一生?
“好吧,那就你先说。”
娄小乙轻咳一声,这十天下来,周围的环境摸清楚了,花坊的境况也搞明白了,可以做出某个决定了。
西關鈦金 小說
治愈之日
“是这样!我来自远方,不是岁末城人,当然也不是云岭人,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也不便向人提及!
我需要一个安身之所,直到我找到我的去路!这需要时间!
所以现在我就想问问凡娘子,你们这里,是不是缺一个看家护院的?”